第十八章 鬼龙VS灸舞

夏渡在大厅紧紧的握住鬼龙喝空的牛奶瓶。目不转睛的盯着鬼龙离开的方向。虽然鬼龙一直都很信守承诺,以前放出去都会回来,可昨晚鬼龙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强行封印。心里肯

《终极一家之夏渡》

夏渡在大厅紧紧的握住鬼龙喝空的牛奶瓶。目不转睛的盯着鬼龙离开的方向。虽然鬼龙一直都很信守承诺,以前放出去都会回来,可昨晚鬼龙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强行封印。心里肯定有气,耍孩子脾气怎办。头痛啊,鬼龙臭屁又任性要处理好真难办。

管理夏家这几个问题儿童比前世管好几十人的戏团都头疼。前世的自己可是女王,一不二,谁敢拿这些破事来烦我。等等,女王,对女王,鬼龙在任性,我也要用女王的气场把他压服。我不做女王好多年。貌似电视里老妈就是这样干的,一个眼神谁敢不服。不过那是建立在武力镇压的基础上,自己貌似站斗力级数不够啊。难道装淑女楚楚可怜,自己先没恶心。

打厅中走进三个猥琐的家伙,正是吃完洗好碗要去宿舍午休的德玛西亚三基友...不是终极幼儿园三基友,任晨文三基友。瞎秘拉住任晨文“老大,那边发呆的好像是团长老大哦。”任晨文三人往向夏渡。蛙哥躲在任晨文后面“夏团长这样望穿秋水的样子,是不是在等情郎啊。”夏渡听到三基友的话回头看了一眼。三个活宝紧张起来。任晨文和蛙哥齐指瞎秘“是他的。”

夏渡没空理这几个活宝。转头接着等鬼龙。任晨文等人手忙脚乱的要溜走。夏渡突然“任晨文,以后中午把你的异能探测表借我。”正在上楼梯的三人被这一叫吓到了,急忙靠过来。仍晨文献宝似的把异能探测表双手献给夏渡。夏渡正要拿,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“今天就不用了,明天记得给我。”“你们几个给我闪开。”鬼龙看也不看挡道的任晨文三人。任晨文三人才发现鬼龙站在身后。惊慌失措的闪到夏渡背后。

夏渡见鬼龙脸色不好问道“没遇到?”鬼龙看着夏渡最后还是了“妹,你确定那个灸舞还会出现在这附近吗?”鬼龙这声‘妹’叫的夏渡心喜。鬼龙还是认她这个妹妹。不过夏渡不知怎么回答,电视里灸舞是在这读学来着啊。不过现在老是不见人。现实会不会和电视一样。思考中的夏渡被背后的仍晨文三人的拉扯声打断,才恍然发现,这种问题找任晨文就没问题了。

夏渡转身,吓得三人坐在地上。“任晨文,上次叫你调查灸舞有什么情报。”一提到情报,任晨文就自信起来,站起来动动肩膀。“团长老大,你听好喔。这个灸舞是我们铁时空盟主的儿子,也就是少盟主。现就读在终极国学前班。听有个很厉害的师傅,平时都跟着师傅修行,只有得到师傅的准许才会回来上课。”夏渡见任晨文停下来问“完了。”任晨文立刻一脸激功的表情“完了。”夏渡无视的“完还不快滚。”完还踹了一脚。

三基友连滚带爬的上了楼。夏渡转身看向鬼龙“你也听到了,灸舞要得到师傅的允许才会回来。”鬼龙沉默了一会“他师傅很厉害。”“是很厉害,曾经和枪灵王合力,制服了狄阿怖猡魔尊。”鬼龙一阵沉默。最后鬼龙了句“明天给我准备一瓶牛奶。”完变回夏天。

刚变回的夏天活动了一下筋骨。夏渡拿出封龙贴贴在夏天脖子上的印记之上。夏天摸了摸封龙贴,确定封龙贴已经贴好。“妹,你这样被老妈知道了怎麽办?”夏渡眼神一变。盯着夏天。夏天咽了口口水,他被夏渡的眼神吓到了,那眼神可是和老妈一样的可怕。夏渡看着却却的夏天乐了。本女王的气场压不住鬼龙还压不住你子。夏渡转身上楼。在楼梯上夏渡还是心软了,怕给夏天留下心理阴影。“快了,要午睡了,你不老妈是不会知道的。”完消失在楼梯。夏天摸了摸脖子后面傻笑着也上了楼。

光阴如梭,虽然夏渡每天都放鬼龙出去,可直到夏渡夏天上了学前班,鬼龙还是没有遇到灸舞。期间鬼龙找了几个不长眼的发泄了一下。还好夏渡及时发现,威逼利诱总算没把事闹大,才平安无事。

中午放学,夏渡照例拿着一瓶牛奶,找到了夏天。要放鬼龙出去。夏天因为昨天被老妈唠叨了,挡住不贵撕。“妹,今天回去早啦。昨天回去太晚。老妈都生气啦。”“放心啦,我一会去找任晨文借脚踏车,回去很快的啦。老妈不会发现的啦。”夏天真是好哄啊。

夏渡动手把夏天的封龙贴撕下来。“给,你的牛奶。我用热水温过的。”鬼龙接过温热的牛奶就要喝。突然鬼龙转身看向远方,把牛奶扔给夏渡。一句话不,向远处奔去。夏渡刚接好牛奶,抬头以不见鬼龙的身影。鬼龙的反常使夏渡意识到灸舞来了。夏渡把牛奶放进书包,把包中的木枪拿出来,弄好家伙。夏渡看着从任晨文那拿来的异能探测表。朝探测表指示的方向跑去。

“快到了,根据探测表的指示,就在这栋就学楼后面。鬼龙你可要等等啊。我不想错过什么。”夏渡绕过教学楼看到鬼龙。“太好了,还好我来得快。”灸舞看到夏渡下意识的要跑。夏渡见灸舞要跑,岂能如他意“灸舞,你跑什么,今天我又没穿那个。我是特地来看你和鬼龙哥比试的。”灸舞看了夏渡一眼,没发现有老鼠有关的物品,才放心看向鬼龙。鬼龙头也不回的“妹,你后退。”夏渡依言后退以免被波及。

见夏渡退到安全的位置,鬼龙和灸舞身上爆出了异能波动,夏渡看了下探测表,鬼龙的异能指数是三千二,灸舞的异能指数高一,为三千四。鬼龙捏着鬼龙鎞克。邪邪的笑“终于等到你了。”灸舞阳光一笑“难得遇到这样势均力敌的对手,终于可以好好的打一架。”

两人间不久对战气场就形成了异能防护罩。鬼龙收起鬼龙鎞克,右手举平头,手掌燃气黄绿色的火焰。鬼龙用的不是‘鬼灵焰火球’不要误会哦,那个是‘鬼灵焰火球’是橙红色的。灸舞双手闪耀着橙黄的光芒。

灸舞向鬼龙走来。鬼龙右手一握,手中的火焰更加凝结,鬼龙右手圆滑而下,之后用力一甩。凝结的火球向灸舞射去。火球撞到灸舞,竟然一穿而过。夏渡定眼一看,刚才打中的只是灸舞的残影。灸舞很欠扁的“看来你的准头不怎么样吗!”

一击不中,鬼龙很是恼火。被灸舞一更怒了。手中的火焰火势更是燃烧的厉害。夏渡看了探测表一眼,发现鬼龙的异能指数以经和灸舞一样都是三千四。鬼龙双手张开成状,双手都燃起火来“是吗?不如看你搞得掂这个吗?”鬼龙的双手向胸前和实,成起到的手势,用力一压,合为一团的火焰燃烧的更旺,已经超过了头。

鬼龙将贴合的掌心分开,掌心对外用力一推,当手臂伸到尽头时,双手向两边分开。手中的火焰分成三团向灸舞飞去。三团火焰封住了灸舞的闪避。灸舞见躲不过就向鬼龙冲来,奔跑中的灸舞被一团火焰打中右边肩膀。

强大的冲力带着灸舞的身体往后飞,灸舞在空中转了一圈,右脚尖着地,灸舞用力蹬才止住了冲力。只后不停歇的向鬼龙冲去。灸舞右手无力下捶,看来是暂时不能用了。鬼龙见打到灸舞,猖狂的笑了一声,想要讽刺几句。可看到灸舞这样快调好冲势反攻过来。右手和身体成45度伸直,开始聚集能量。手中的火焰居然高过了头。

转眼灸舞以冲到鬼龙面前,灸舞的左手向鬼龙肩膀抓去。鬼龙的右手向灸舞胸口拍去。现在就看谁先打到谁了。最后还是灸舞快了半秒。之后被鬼龙一掌拍飞到十多米外。

鬼龙被灸舞的九步擒鬼手抓到。体内的异能被封锁住,连身体也动不了了。异能防护罩在两人分开时消失了。看到这结果的夏渡跑过来,在鬼龙身上拍“鬼龙哥,你没事吧。不要吓我啊。”

“他被我的九步擒鬼手抓到,现在异能和身体都不能动,现在我就要除魔。”灸舞扶着胸口站了起来。夏渡听到灸舞的声音,转身把木枪横在胸前防守灸舞。“灸舞,要对付鬼龙就先过我这一关。随然你全胜时我打不过你,但现在的你,我未必不能相抗衡。”“夏渡让开,你可知道他是魔。”灸舞喝道。夏渡木枪一转,枪头对准灸舞。“我知道他是魔,但魔也不一定是坏的。如果你如此偏激,那我们就只能打过再了。”

“哈哈,”本来有暗的楼后,相有人开了闪光灯照相一样,亮了一下,亮得夏渡忙闭眼,睁开眼看到一个穿着凉鞋披白挂拿着扇子扇风的男子站在灸舞旁边。这样风骚的造型还能有谁。

夏渡收回木枪,对神行者行了晚辈礼。“夏兰荇德·渡见过神行者。”神行者见夏渡竟然认得自己,很是高兴“夏渡你果然有你母亲夏雄的风范,巾帼不让须眉。”夏渡心里就开始开骂了,我都行晚辈礼了,你居然不给见面礼,果然是够无耻的。

“夏渡你的对,不能以偏概全。也不能因为魔就都是坏的,不过我徒弟被打伤,我是不是该做什么。”夏渡心里骂得更欢,你能在无耻吗?不对啊,他刚才很欣赏我的,怎么就变了,他不会是有读心术吧?那我想的不是他都知道。夏渡看了神行者一眼,发现神行者正坏笑。完了,还真有读心术。

神行者向鬼龙走来,夏渡见神行者过来。转身把封龙贴在鬼龙身上。转身横枪道:“夏兰荇德世代守护封龙卡,鬼龙做为这一代的守护者,要杀他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”夏渡这样是希望神行者估计自己白道异能宗师的身份。

神行者走到夏渡面前,夏渡发现自己动不了。神行者看着夏天“鬼龙,封龙卡,封龙贴,夏天。很不错的想法。”完在夏天的额头了一下,就和灸舞一起消失了。

神行者消失后,夏渡终于能动了。夏渡转身伸手就撕夏天的封龙贴。

鬼龙一声龙吟出现了。夏渡见到鬼龙喜极而泣“太好了,鬼龙你没事。”鬼龙看着这个要用生命守护自己的妹妹“妹,我没事,刚才神行者只是帮我解开异能封印而已。不过我有些累了,先回去休息了。”鬼龙不善言辞,不知怎么哄夏渡,还是回避的好。

夏天出来后,看着夏渡的后脖,最后伸手从夏渡颈后抽出一把扇子。“妹,你在脖子后面插拔扇子干什么,看清朝剧多了吗?”夏渡看着夏天手里的扇子,这不是神行者的扇子吗?怎么在这里。一想明白了,这是给自己的见面礼。看在里我的份上,下次见到就不骂他了。

夏渡一把抢过扇子。“拿来啦,还不快回家,老妈要骂了。”夏天一听被吓到了“回家,快回家。”什么事都忘了,只想回家。夏渡看着往校门跑的夏天喊道“你跑那呢,脚踏车在幼儿部那。”看到夏天转向,夏渡也向幼儿部跑去。

上一篇:第十七章 你永远找不到他 下一篇:第十九章 夏美要过生日啦
终极一家之夏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