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夏美要过生日啦

自从那日之后,鬼龙变得很听话,处了每天一瓶牛奶的要求以外,就是上下学时的路上出来放放风。鬼龙不惹事后,夏渡突然觉得很无聊。 夏渡把手里的扔到一边“好无聊啊,老哥哥妹

《终极一家之夏渡》

自从那日之后,鬼龙变得很听话,处了每天一瓶牛奶的要求以外,就是上下学时的路上出来放放风。鬼龙不惹事后,夏渡突然觉得很无聊。

夏渡把手里的扔到一边“好无聊啊,老哥哥妹你们给我找干啊。你们这样乖,我会很蛋疼的...貌似我没那玩意,那我就骨头疼。老哥不会惹事,有了我的威名也不会有人找他惹事。哥这个胖子,人缘好,一群屁还打打闹闹,没必要出手。最能来事的夏美也在幼儿部。现在除了历史和听任晨文他从他阿嬤,奶奶那听来的故事。我竟无事可做。”道任晨文,那货去那了。

夏渡站起来四周望。终于在角落课桌后发现了这几个终极国三基友。任晨文这在拿着一叠毛票数着。数了一遍,自言自语的“一定是数错了再数过。”之后又数了一遍。数完眨了眨眼,还要再数过。蛙哥叫起来“大佬,不要数啦,你都数了好几遍了。在数它也还是不够啊。”任晨文泄气的问,“那该怎么办啊。”“大佬,你可以送彩票啊。送个中大奖的机会。”任晨文拍着瞎秘的肩膀“瞎秘,你什么时候这样聪明的。”蛙哥见瞎秘被老大夸奖。“大佬,要是不中怎么办?”刚夸完瞎秘的任晨文想到要是被发现不中奖,那自己的后果一定...任晨文打了个冷战。抽出绵绵拖,就对着瞎秘一顿乱打。“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好做上老大的位置。”

这三个活宝,虽然烦了,不过拿来解闷还可以。夏渡走到三人面前,“你们这是唱那出啊。”三基友听到夏渡的声音。并排站好。任晨文还把手里的毛票藏在身后。“有什么好藏,我有不会抢你的,你们这是要买什么呢,要送谁礼物啊。”任晨文把钱放好。“夏团长,你不知道啊,明天美美姐的生日啊。”夏渡一想还真是,明天是夏美五岁的生日。“看来你们有心了。慢慢想送什么吧。”夏渡转身回去想自己该送什么。

次日早晨,四一起上学。在路过路口的牛奶店,夏渡走进去要给鬼龙买牛奶。“夏渡,今天又买牛奶啊。”售货员看到夏渡就问。夏天突然道“妹,你把钱都买牛奶了,你就没钱给妹买礼物了。”夏宇补了一句“别看我,我没钱借你。”夏美听到没礼物就闹了。“不可以,我要礼物。”夏渡推开夏美,接过售货员递过来的牛奶。

夏美突然看到夏渡胸口的异能反制器。一脸机车的笑着:“老姐,要不你吧异能反制器送我吧?”夏渡白了夏美一眼“这个异能反制器是我最后的手段,要是没有了,我拿什么罩着你们,你认为你敢靠鬼龙哥吗?而给你你守得住吗。别被人抢了怎办。现在别人都以为这个异能反制器是因为我是士官才配给我的。才没有人下手。要是到了你手里。也许不到半天就会被抢,顺便灭口。”夏美一听有生命危险。“不要了,我不要了。”“好啦,你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夏美听礼物已经准备好了就问“是什么啊。”夏渡微笑着“保密。”完就看向夏天“哥,我要放鬼龙出来了。”“哦。”因为已经习惯了夏天并不反抗。

鬼龙一出来就问,“妹,今天是妹的生日?”“恩。不过你可能不能参加了。”经过这段时间的接出,夏美已经不在因为鬼龙是魔而害怕了。“鬼龙,你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啊。”夏渡一阵无语。夏美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的。那不是我的专利吗?“好了,夏美不要闹了。鬼龙现在的情况那能给你准备礼物啊。他那分姐姐帮他送。”夏美听夏渡送两份也就不在纠缠了。“鬼龙,我知道你想参加。我晚上看情况吧。有机会就放你出来。没机会我就故意撕哥的封龙贴。”鬼龙听到夏渡貌着被老妈修理的风险放自己出来。“你这样没事吧。要不我就不出来。”“没事,只不过,这样你出来可能一下子就又被封印了。我也最多被骂而已。”喝着牛奶的鬼龙突然想到什么。“妹,你的零花钱都给我买牛奶了,你那来的的钱买礼物啊?”夏宇和夏美都很好奇这个问题。三人看向夏渡。夏渡微笑的“我好歹是个士官,虽然是挂名的闲职,但也是正规编制。有工资领的。你一天喝两瓶牛奶都可以。”夏宇和夏美指着夏渡,“原来是地主婆。我们要斗地主。”完一副要动手的样子。“我先去学校了。”完向学校跑去。夏宇和夏渡便追边喊“别跑。”鬼龙看着消失的三人,把手中的空牛奶瓶一扔,也追了上去。

幼儿部门口,终极国三基友在院们等着。瞎秘看到跑来的夏渡就喊“大佬,大佬来了。”任晨文忙好队。夏渡来到三人面前。“你们三个站在这干什么。”任晨文扭扭捏捏的不肯。蛙哥就多嘴到,“我们大佬要给美美姐送礼物。”看着任晨文不好意思的样子。夏渡突然有种对他的礼物没有啥期待了。

“礼物,给我的吗?快那出来。”夏宇和夏美终于跟上了。就听到有人要送礼物。”任晨文走到夏美面前。放在背后的手突然伸到夏美面前“美美姐,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完低下头做害羞状。

夏渡看着任晨文手中握的东西差喷了。这不是学校花圃了美人蕉的花吗。这货居然摘了一束来送。“任晨文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。送我礼物,你送实用的啊。这个我要还干吗?还不如送我几包零食。”“零食有在这里。”完掏出一包包装袋。夏美看了一眼。转头看像别处。任晨文才发现,手中的零食包已经被吃完。瞎秘和蛙哥在后面偷笑。任晨文祭出绵绵拖。“笑什么。还不快去买。”赶完瞎秘和蛙哥,任晨文一脸贱笑的讨好夏美。”“走开啦。”夏美推开挡路的任晨文。往幼儿部走进去。

“破坏花草,你跟我走一趟。”听到声音的夏美停下脚步。转身一看。乐了。一个老师提着任晨文往教导处走去。任晨文发出杀猪般的哭嚎。笑完就进了幼儿部。夏渡看着夏美的背影,“看来心情不错。看来任晨文的礼物他很满意。”

上一篇:第十八章 鬼龙VS灸舞 下一篇:第二十章 鬼娃觉醒
终极一家之夏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