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

次日清晨,阳光普照,预示着今天是一个好天气。 “今天天气真好,很适合逛街。哥陪我去逛街吧。”吃完早餐的夏渡对夏天叫道.“不要吧,我的作业还没写。”夏天明显不同意。夏

《终极一家之夏渡》

次日清晨,阳光普照,预示着今天是一个好天气。

“今天天气真好,很适合逛街。哥陪我去逛街吧。”吃完早餐的夏渡对夏天叫道.“不要吧,我的作业还没写。”夏天明显不同意。夏渡想叫夏天跟去其实是有目的的。她想带鬼龙去试法器。为何要试法器?当然是为了对付贞子了。以夏美的个性,一定会在学校放贞子出来的。那时老妈不在场,要是不制住贞子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电视里夏宇回忆那段就把人给吓傻了。所以夏渡要和贞子做过一场,彻底把贞子制服。对付熊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武力镇压。话是不是因为老妈名字里有个‘雄’所以生的都是熊孩子。

“既然你不去我就找老哥了哦。”夏天不去夏渡也不建议。她怕到时鬼龙出来,那些法器有作用,一群法器飞来把鬼龙秒了怎么办,还是买回来一件件的试。“老哥陪我去逛街。”夏渡找上夏宇要夏宇跟去。“妹,貌似我没义务陪你逛街吧。这是额外的工作,钱怎么跟我算啊。”夏宇比了个钱的手势回答到。夏渡一阵无语,老个不是当家了才对钱精打细算的吗?怎么现在这天赋就觉醒了。

“我谁啊,夏宇,我是你妹妹啊。陪我逛街还要讲钱。”夏渡对夏宇咆哮。夏宇无视夏渡的咆哮“本来陪自己的妹妹逛街是天经地义的,不过最近突然发现某人成了地主婆,这陪地主婆逛街呵呵。”夏宇摸着下巴,一脸你懂的表情。“所以你这是劫富济贫,劫我的富济你的贫?”夏渡枉然大悟。“对啊,斗地主。”夏天和夏美也跟着起哄。“你们...好啦,一会你看上什么我给你买,不过不要太贵。要不我自己逛。”夏渡无奈接受了这一结果。“姐,我也要去。”夏美边傻笑边。“夏美啊,你这样的情况怎么出去啊。听话乖,一会我回来给你买好吃的。”夏美这样子出去还不上报纸头条。夏渡极力阻止。“对啊,妹你这样出去一定被抓进警察局的。”夏宇也帮着劝。“记得要买喔。”在兄长的教下最后夏美还是妥协了。

夏渡和夏宇出了家门。来到街口。夏渡要去买法器,可不知道那买,不过夏渡想的东西风水街应该有。可风水街在那夏渡不知道,不过有人知道。夏渡和夏宇在街口晃了三部的士才有一部停下来载她们。“师傅,去风水街。”本来夏渡是想扮钟馗去收服贞子的,可铁时空居然没有钟馗的传,到是有玉皇大帝。玉皇大帝不只是统领三界,连异界都管,真是牛叉。其实最好的法器是异能器,可是夏渡没有异能,玩不来。只能找能天然可鬼的东东来吓唬贞子。使她屈服。“妹,我们去风水街干什么?”夏宇不解的问。“买些法器。”夏渡随口就回答。“妹,你不会是想要...”夏宇很惊讶。“对啊,我要买法器来抓她。要是不把她收服不知道又惹出什么事。”“不可以,妹你不知道他是鬼吗?你怎么斗得过她。她交给老妈好了。老妈一招就能把她制服。”“老哥,你放心啦,比她厉害这样多的鬼龙我都能搞得定。区区一个贞子我还不放在眼里。”的哥的手一划,差没抓的得稳。显然他被两的话吓到了。的哥想我拉的是那个大神的孩子啊。这样牛叉。

“风水街到了。”两下车刚要给钱。的士居然扬尘而去。“好人啊。”夏渡感叹道。“妹,貌似他还没收钱?”夏宇疑惑的问。“他是好人免费送我们一程,那像你陪妹妹逛街还要算钱的。”

风水街看起来不算多么的宽大,两边店铺林立,有几分繁华看起来红红火火的。当然,所谓的红红火火,不仅是形容人流,更指这条街的布局装饰。毕竟香烛之类的东西,多数是红黄色的。

两随便走进旁边一家香烛店。“老板,有红绳吗?”老板拿起一捆,裁好的红绳“一块一条,要多少。”夏渡看着才一米多一段的红绳问“老板。没有长的吗?”老板指着门后挂着对折都有门高的一串,“五块一条。”夏渡想了想,“有没有,没剪过的。这个裁起来可能会不合适。”老板本着和气生财的秉性没有发火,从仓库那出一捆西瓜大的红线。“一百五一捆。”“就这个了。”完给钱。“老板,有没有朱砂。”夏渡想要画符,就要朱砂和黄纸。刚做成一笔的老板心情很好,热心的指到“我们这普通的店自己是不画符的,要那些东西要去街中间最大的百惠居才有。那是这东西最全的。”“谢了。老哥把东西拿上。”“你的东西为什么我来拿。”“本来呢,我自己的是我来拿。不过某人陪地主婆逛街是要收费的,你什么时候见过地主婆逛街要自己提东西的。”夏宇只好老老实实的提东西。跟我斗,你还嫩着捏。

夏渡和夏宇来到百惠居。夏宇拿起一把铜钱剑。“妹,你看着把,这铜钱剑啊,电视里很厉害的。我们买这把吧。”“你要买就你买吧,就当你的工钱。”“妹,怎能这样,难道铜钱剑。”“铜钱,要传世流通久了才有这用。这些新作的铜钱,还不如乞丐碗里的钢蹦又用。你那把只能当玩具。”

“请问两位要些什么。”一个服务员走过来询问夏渡,并没有因为夏渡年纪而无视他们。因为风水这行孩瞎子瘸子什么的比正常人更不能得罪。“给我来把桃木剑,一瓶朱砂,一叠黄纸。再来几只符笔。先去拿这些吧,一会看到在买。”“妹不是买画好的吗?”“我自己都画了好几年,自己会画还买成品的干嘛。”服务员还没走远,听到夏渡的话更确定夏渡是高人,绝不能拿次品砸招牌。前世夏渡的爷爷奶奶在镇还兼职道师风水先生什么的,夏渡可是跟着学了不少。“哥,你拿那个八卦镜给我看看。对就是那个比碗大那个。恩大正和手。”夏渡拿着八卦镜把玩。“你要的物品好了,请看看。”夏渡拿起桃木剑在店里空的地方,舞了几个招式。最后剑尖指着服务员的心口。本来想指鼻尖的,可是夏渡不够高。服务员吓得差没坐在地上。夏渡吧剑收到身后收功。夏宇跑过来,打量着夏渡“妹,你这样厉害,不如用拂尘吧?那个厉害。”完还做了个挥拂尘的招式。“你老妹我也想用拂尘啊,可惜功力不够,用拂尘只能当鸡毛掸子收拾你。”服务员终于镇定下来。“这把剑长了,有没短一的。八十公分就好了。”不久服务员换好剑,夏渡试了试觉得合适。就结帐和夏宇离开风水街。“妹不买香烛纸火吗?”离开时夏宇问道。“我又不是开坛做法,要那些干什么。”

ps:对鬼娃的质料也就只要夏宇的回忆,老鬼很难想。所以想了个斗鬼的情节。老鬼正在向英叔借鉴,希望他不要把老鬼给收了,要不就断更了。

上一篇:第二十一章 鬼龙的吻 下一篇:第二十三章 教夏宇做饭
终极一家之夏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