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噩运咒符纸

“哎,看来这镇邪符,想靠这个对付贞子都不知道要画多少张。就算画了,贞子也不会乖乖的给我贴啊。这个只能淘汰。”夏渡无奈的。“能以麻瓜之身,画出这些能压制异能的符纸,

《终极一家之夏渡》

“哎,看来这镇邪符,想靠这个对付贞子都不知道要画多少张。就算画了,贞子也不会乖乖的给我贴啊。这个只能淘汰。”夏渡无奈的。“能以麻瓜之身,画出这些能压制异能的符纸,你已经很不错了。而且,刚才我发现十张符纸都有效果。也就是一张都没有失败。可见你的画功不简单啊。”鬼龙见夏渡很气馁,便安慰夏渡。“谢谢你,你这样,我心了好受多了。”

“妹,你搞这样多的东西,你不觉得累吗?想到对付那个白衣服的女娃娃,只要放我出来就好了啊。”鬼龙感觉到夏渡隐藏起来的一丝丝疲惫。鬼龙虽然很臭屁,但至少还能沟通。但是夏美机车的个性根本无法沟通。没有异能的夏渡有感到力不从心。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那一吻,把夏美吓得不轻。我要是让你去对付贞子,夏美这丫头一定会去老妈那告状。到时不知我挨骂,就连偷偷放你出来都被管束。好啦,不扯这些了,还有三种符了,看完就完了。”

夏渡对仅剩下的三种符纸没什么信心。因为剩下的三种符纸都不是什么比较流行的符种。夏渡看着鬼龙摸到最后一张事觉得应该没有情况了。便起身伸了个懒腰。在伸完后手自由下垂是,右手不经意间拍到的放在旁边桌上的桃木剑剑尖。。桃木剑受力竟然飞起,桃木剑在空打了个筋斗,最后竟拍到鬼龙那符纸的手。最后掉在地上。。

夏渡走过来,抓住鬼龙的手看了一会“鬼龙你没事吧。”鬼龙笑着“没事,这个伤不了我。”话鬼龙怎么这样爱笑啊。看到鬼龙没事,夏渡便开始收拾起来。鬼龙弯下腰。伸手去捡因为突然被烫到,而撒手掉在地上的符纸。

鬼龙对着符纸看了一会。“妹这是什么符。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。”正在把东西放进纸箱的夏渡转过身,夏渡看着鬼龙展开的符纸愣了一下。这符纸是夏渡见最后只有一张黄纸,突然兴起画的。画的是电视里阿公对兰陵王使用被反弹搞得很凄惨的,夏兰荇德家祖传的——噩运咒。前世夏渡看得高兴,可是临摹了很多次。

“这是噩运咒啦,我见阿公用过。听中了这种咒的人,在接下来的一天里会接连遇到倒霉的是,并且自己解不了。要人帮忙才能解。不过我查惊典时是要采集晦气来画,这张应该没什么用。”完夏渡接着收拾。鬼龙看着手中的噩运咒。嘴角一歪“噩运咒。有意思。”完转身消失了。失去支的噩运咒符纸飘落。最后落在夏天身上。

夏渡转身发现鬼龙以不再。想来是回夏天体内了。反正该搞得都搞了。便埋头接着收拾。当夏渡收拾完。把纸箱推会床底。看到夏天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。一只手在脖子上来回搓着。

夏天搓了一会,夏天从床上下来。“妹,我怎么睡着了,脖子好痛啊。应该落枕了。”完不理想的径直走出门,往自己房间走去。夏渡看着搓着脖子离开的夏天。不会把,才睡一会就落枕了。夏渡转身,要去铺被夏天躺乱的床。夏渡抓住被子,一扬,被子在空中展开,之后平整的铺在床上。本来被被子挡住的符纸因此和被子分开,缓缓飘落。最后还是落在被子上。夏渡抓起展开一看,噩运符。灵光一闪,夏渡似乎明白了什么。在看一眼符文,居然暗淡不少。不会吧。夏渡急忙把符纸扔掉,后退一步,夏渡好像猜到了什么,脚一滑身子向后倒。等夏渡站起来,找到使自己滑倒的东西,竟是一只铅笔。应该是刚才撞到桌子时掉出来的。刚才收拾居然没看到。

夏渡将铅笔放好。再次检查,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。再三确定安全后,夏渡来到床边。看着被自己惊慌是扔在床上的噩运咒符纸。最后夏渡重新拿出两张镇邪符,一前一后的夹着噩运咒符纸拿起来观看。夏渡看着明显比镇邪符暗淡的噩运咒符文。这应该是消耗了不少的能量。不过这噩运咒符纸也太牛掰了吧。先是鬼龙被桃木剑拍到,后是夏天落枕。最后连自己都跌倒。

看这颜色,因该还有一能量。前世这噩运咒夏渡可没有少画啊。可是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效果,难道是巧合。那有这样巧的。夏渡立刻推翻了自己的理论。也许这是铁时空的本土符种。而镇邪符应该有部分法则符合铁时空的道才有一效果。

可是噩运咒不是要采集晦气,以够成符文,才会生效吗?难道这张是用我自己的晦气画的。最近我应该没有这样倒霉吧。我的晦气因该不足以画这张符啊。难道这张符是引发自身晦气爆发的?

夏渡想不通。盯着符纸发呆。醒来才发现已经过了好久。恩,好像没发生什么倒霉事啊。难道噩运咒能量耗尽,还是我没是隔着镇邪符才没事。或者真的是一个巧合。噩运咒根本没有效果。可没有效果那颜色为何暗淡。

最后夏渡想到了找人试那可能存在的最后那能量。要是被试者遇到倒霉事,就证明这符纸有效,反之便是巧合。可是找谁捏。自己,夏渡是不会干的。夏美,貌似现在已经够倒霉的了,还在发花痴,傻笑。就放过他了。那就只剩下老哥和哥。夏宇很聪明,找他试很难贴上去啊。天真的夏天欺负多了,有不好意思下手啊。算了先下去看谁有机会就找谁,夏渡露出邪恶的微笑。

夏渡把符纸随身收好。关好门下楼找她的白鼠。夏渡下到大厅,发现落枕的夏天也在。看起来落枕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夏渡刚下来没多久,夏宇叫到“妹,我们打牌吧。”打牌真是个测气运的好方法。我刚才还在想怎么样试效果更显著。这方法就送上门了。难道真是用我的晦气画的。晦气少了开始走运了。“那玩什么,十三张吗?”

“夏美这样子,怎么玩啊,就我们三个。我们来玩斗地主。”斗地主很好,我现在确定一定不是用我自己的晦气画的噩运咒。要不夏宇怎么找我玩斗地主,一定是故意的,最近我对斗地主这个词很有意见。夏宇既然你跳出来拉仇恨,那么你就找你做我的白鼠。夏渡咬牙切齿的想着。“好啊,谁输谁被贴纸条。”夏渡趁这个机会给夏宇贴符制造机会。

夏宇的脑袋瓜不是盖的。打了10盘夏渡之赢了两盘,夏天狗屎的赢了一盘,其他的都是夏宇赢得。并且一张纸都没被贴。夏渡被贴了四张,可怜的夏天贴了六张。打到第十一盘夏宇终于输了,而夏渡这哈哈大笑的赢了。夏渡一脸奸笑的看着夏宇“终于逮到机会了,你贴了我这样多张,我要贴一张大的。”夏宇被夏渡奸笑吓到,“你别乱来,贴得太大,我看不见怎么打。”“没事,我贴后面。这样就不会挡道你了。”在夏渡的雌威下夏宇终于妥协了“你警告你哦,不要在字条上画些什么哦。”“放心拉,我是不会在上面画乌龟,猪头之类有辱斯文的东西打拉。”

夏渡来到夏宇的的后背,将噩运咒符纸贴在夏宇的后颈之上。重新开牌。夏宇的手气臭不可闻。夏渡笑的和不拢嘴。“老哥你又输了,这条该贴那呢。”看着满脸被贴满纸条的夏宇。夏渡想了一会“恩,就贴你后面,刚才那张太大了,撕了可一贴好几张。”夏渡来到夏宇背后迅速的吧噩运咒符纸收了,可不能让夏宇看到符纸。要不以夏宇的聪明才智,一定能想到是什么一回事。

既然实验结束。夏渡又打了两盘,看到夏宇的手气旺了不少。对噩运咒符纸也有了一定的了解,便找了个借口不玩了。

上一篇:第二十八章 测试符纸 下一篇:第三十章 夏渡战贞子
终极一家之夏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