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夏渡战贞子

两天后,夏渡来到俊丽裁缝店。夏渡要来取她定做的袍子。夏渡走到阿婆面前。“大师,不知我的袍子是否弄好。”阿婆抬头见竟是两天前的女娃。“原来开是友啊。你定做的袍子已经

《终极一家之夏渡》

两天后,夏渡来到俊丽裁缝店。夏渡要来取她定做的袍子。夏渡走到阿婆面前。“大师,不知我的袍子是否弄好。”阿婆抬头见竟是两天前的女娃。“原来开是友啊。你定做的袍子已经做好了。绣娥你去取来。”

不久袍子便拿来了。夏渡把袍子穿上,活动了一下手脚。果然是老字号。活动起来没有一阻碍。见夏渡将袍子脱下,阿婆问道“不知友可满意啊。”夏渡将袍子放在熨斗板上。“大师,因为我那的剧本有一些改动,所以,这戏袍要稍微改动一下。”“喔不知友有何要求啊。”想着种改动裁缝店是很重视的,其中很有可能对自己手艺的不足。“夏渡在熨斗板上展开袍子。因为我要演的是一出无厘头的戏。所以为了起到效果,要把形象搞得不伦不类。”阿婆听了呵呵的笑。毕竟现在的戏曲弱势,为吸引观众,可是花样百出。

夏渡在袍子的背部的位置出两,“这里和这里,要加两条带扣。到时后要在背后背一把剑。这两个带扣是用来插剑用的。”阿婆在夏渡指出地方做了记号。夏渡找到袍子的正面。“这里要缝一个铅笔盒大的袋子。到时候后要放几张纸类道具。”这类口袋。阿婆做过,一般是拿来装台词的抄。

袍子的问题完。夏渡觉得好像少了什么。往店了弄好的戏袍看了一遍终于想到,少了一件披风。“还要一件披风。不用很好,就一块红丝绸,修一下边,再每个边挂几个铃铛衬托气势就好。”“这个简单,你等一会就好。”半时后,夏渡要求都已达成。夏渡结帐后,便去了风水街。发现噩运咒符纸的效果后。夏渡可是想多画,可是黄纸以用完,只能从新买。

“叮叮...”早上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起,这也预示终极国放学了。

“全体教师注意了,听到广播后请到大礼堂开会。商讨期中考试事宜。再广播一遍,全体老师注意了,听到广播后请到大礼堂开会。商讨期中考试事宜。再...广播完毕。”

夏宇找到夏天夏渡。做为家中的老大,夏宇被夏雄任命带弟弟妹妹回家的责任。“走了,我们回家。”乖宝宝夏天“哦”的一声就跟着走了。夏渡看着要走出教学楼的两个哥哥。“等一下,我们要先去看夏美,今天是夏美觉醒异能后的第一次来上学。夏美的异能这样诡异,夏美还这样机车,我不放心。”今天是夏美从被鬼龙吻过后症状消失后第一天上学。夏宇想到夏美在幼儿部召唤出贞子的画面,夏宇一拍额头,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

三人来到幼儿部大门,就听到里面,传出孩的哭喊,尤其是任晨文那货喊的最大声。“妹,怎么半,夏美一定是把那个贞子叫出来了。要不要叫鬼龙出来。”夏宇向夏渡询问。“一会我先上,我搞不定,在叫鬼龙上。一个闹,老妈骂骂就过了,两个的话就真的死定了。”完拖下斜挎包,掏出准备好的袍子。夏渡预料到夏美这几天一定会来一出。所以都是穿宽松的衣服,将桃木剑插在背后的带扣里。披上披风。道具都带齐了。“一会我去和贞子作过一场,你们自己心。”“妹,真的不用鬼龙帮忙吗?”夏天还是不放心的问。夏渡不回答,径直走进幼儿部里走去。夏天看着夏渡的背影,纠结一会后,还是将自己的封龙贴撕下,交给夏宇。鬼龙出来后并没有冲进去收拾贞子。他也好奇心的是否能降伏贞子。

夏渡走过铁栅栏。看到在狂笑的的夏美,以及他身边的贞子,还有躲在玩具后面的任晨文。准是任晨文这货放学回来逗夏美了,要不其他孩子都跑了就他一个被堵住跑不了。“大胆妖孽,夏渡在此休得放肆。”夏美看到来到的是夏渡“哦,是老姐。呵呵,贞子很老姐好好玩玩。”

看来有了异能后夏美的胆子大了,居然敢反抗夏渡了。贞子向夏渡飘来。夏渡将背后的披风撤过来,将整个头都挡住。“哈哈,怕了吧。”夏美见夏渡将头蒙住,竟哈哈大笑。

当贞子就要飘到夏渡面前是,挡住头的披风突然掀开,一道两米长的火舌喷了出来。(据喷的最远的能喷六米,夏渡喷两米不算远)“此时露出一辙面目狰狞的大花脸。刚才当住脸是夏渡,已经,给自己套上了一张脸谱。

夏宇看到夏渡带着脸谱喷火非常惊讶。“鬼龙,这个又叫鬼什么,老妹不会异能觉醒,变成这样吧。好吓人啊。”鬼龙第一眼看到夏渡喷火,也很惊讶。用心去感应才发现真相。“有意思。”鬼龙除了夏渡其他几个都是爱理不理。

夏渡再次喷了一道火舌后,将酒瓶和火把扔了。在喷几次夏渡可就会醉滴。夏渡撤下披风。以手为杆,披风为棋面,向贞子罩起,披风上的铃铛叮叮的像个不停很有气势。贞子不知道这是啥。本能的躲开,最后向后快速的一飘。夏渡见追不上贞子,双手各抓住披风的一角。在头上转了一圈,披风在铃铛的作用下,完全展开后,夏渡松手,披风就像一张天罗向贞子飞罩去。

贞子被夏渡的气势镇住了,尽然不是怎办,傻傻的站着。“贞子,用风吹飞它。”夏美喊了起来。贞子一挥手阴风起,披风本来就不重,被风一吹,便被吹走了。大风向夏渡吹来。夏渡扎马步抵挡。风越来越大,夏渡有站不稳。“以为只有你会玩风啊。我也会。”夏渡从胸前的布兜了掏出一把折扇。“啪”的一声打开,贞子的风竟被这声震得一泻。夏渡向贞子连扇几扇,想边的风对撞,形成型龙卷风。

龙卷风爆开。夏渡收起折扇。拔出背后的桃木剑。夏渡向贞子砍去,贞子不知道桃木剑的厉害,竟用手去抓。这一抓抓的哇哇大叫。知道桃木剑厉害的贞子,不敢去碰桃木剑,只能躲避。几次砍不中,夏渡左手从衣兜里抽出一张镇邪符。虽然只能镇十异能,但聊胜于无。趁贞子闪避的空档,夏渡将符纸贴在贞子身上。

被贴了符纸,贞子叫了一声,飞快的把符纸拍掉。显然被符纸上的朱砂烫到,鬼龙的异能搞,只是觉得像温水,而贞子却觉得可以拔毛。夏渡见符纸效果这样好,又抽出一张,趁胜追击。贞子见夏渡拿着两大杀器。转身要跑。背对夏渡,夏渡抓紧机会,将符纸贴在贞子背后。

贞子跑到墙边,打算穿墙。刚一撞墙,就被反弹会来。背后的符纸也被震落。夏渡一看乐了,刚才自己贴的竟是噩运咒。中了咒,穿墙术失败。贞子爬起来,既然穿不了墙,就到高的地方去。

贞子离地,飞到滑滑梯上去了。夏渡翻着跟斗来到滑梯下,挥剑砍,可只看到贞子脚的地方。来回挥几剑,贞子为了躲避,两脚乱跳。砍不中,夏渡就跑去楼梯。要跑上去砍。贞子见夏渡上来。就滑了下去。夏渡上来见贞子以滑下去,也就滑下去,贞子见夏渡滑下来,就去爬。

两人围着滑梯上下追了几个来回。任晨文见没人注意他,顺着墙爬过去,想要捡掉在地上的符纸。任晨文捡到地上噩运咒符纸。此时贞子滑下,没有再爬,而是向任晨文冲去。最后撞到任晨文,俯身进去了。任晨文被俯身。身子一抖,噩运咒就掉落了。

天啊,贞子俯身了,桃木剑和符纸都没用了。这任晨文,没事去捡什么噩运咒啊。现在贞子收服不了。夏渡将桃木剑插回背后。走到任晨文面前将镇邪符往任晨文脑门上一帖。符纸无效滑落。“哈哈,贞子她的东西没有了,揍她。”夏美在一旁煽风火。任晨文抬起腿踹了夏渡一脚。夏渡后腿躲过后又前跨一步,左右各在任晨文胸口来一拳,后一巴掌,把任晨文扇翻。任晨文刚要起来,又是一脚,将其踹回去。

踹了几次后。任晨文赖在地上不了。“你出不出来。”夏渡好到。躺在地上的任晨文不出声。“既然你不出来,那就不用出来了。”所有东西都对俯身的贞子无效。夏渡之能用吓的了。

夏渡从新抽出桃木剑。扎起马步,桃木剑剑尖指天直立在面前。左手在握剑的右手上拍了三下。“夏兰荇德的祖灵啊,请赐予第78代子孙,夏兰荇德·渡力量吧!”完跺了下右脚,“请先祖显灵。”完再次跺脚。“请先祖显灵。”再次跺脚。

当这地三脚跺下时,一股力量从脚底传来。迅速上爬,之后从手臂引出,穿到桃木剑,桃木剑从底下开始被紫光覆盖。最终整把桃木剑都被紫光覆盖。不是吧,老祖宗真的来了。“老祖宗啊,只要今天的是办好和,我一定那烤乳猪,烧鹅好酒回去祭拜你。”夏渡连忙在心里出自己的贡品。

夏渡眼睛睁大,看起来很凌厉。“先祖显灵,助我祛鬼降魔。”夏渡喊完,握着紫色的桃木剑向躺地上的任晨文刺去。贞子看到紫色的桃木剑怕了。脱身后,向电视飞去。看到贞子出来夏渡改刺为挥,剑尖便发出一道紫色的风刃。贞子回头看到紫刃飞得更快,一头撞进电视消失不见。紫刃撞到电视后散成子烟消失了。

夏渡双膝跪地,双手托着桃木剑。“恭送先祖,夏渡许下的贡品必当如数奉上。”桃木剑上的紫光褪去,夏渡才站起来。此时,任晨文突然显现的扑来。好你个任晨文,我还没找你算帐,你就还装着贞子没走,想造反。夏渡左腿一个高抬腿,剃刀任晨文下巴。左腿刚落地,右腿便一个回旋踢,将任晨文踹进玩具木马堆。任晨文晕倒。不管真晕还是假晕,都要晕。

夏渡向夏美走去。“妖怪,不要过来。”夏美被吓到了,夏渡才意识到自己还带着脸谱。夏渡将脸谱摘掉。“是我啦。夏美谁准你在学乱用异能的。”“老姐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“夏美,你的封龙贴捏。”夏渡望了望,终于咋刚才任晨文跺的玩具那找到封龙卡。夏渡捡起封龙卡,顺便在躺在旁边装晕的任晨文上踹了一脚。

给夏美贴上封龙卡。鬼龙见一切搞定,也消失了。夏宇夏天也走了过来。“老姐,你刚才好威风哦,特别是那句祛鬼降魔。特别有气势。”夏美开始讨好夏渡。“夏美,撕下封龙贴,很好玩是不是。老妈知道了会把你折断啊。”“都是那个任晨文啦。”夏美把一切都推到任晨文身上。

“夏美要是你,以后一个月都不撕封龙贴,我就教你一样,学会了就可以炫耀的手艺。”胡萝卜加大棒,夏渡想着教夏美打毛线的邪恶计划。“真的,是什么?”夏美很好奇。“保密。这个给你玩。”完把脸谱扔给夏美,反正以后不用了。不如给夏美玩,要是其他人高数老师有鬼,也可一用来掩饰过去,在多被没收。“好了。自己玩吧,我们回家。”夏渡完捡起掉地上的符纸披风。和脱下来的道具,塞进夏宇拿过来的斜挎包里。

回家路上,夏宇问夏渡。“老妹,你那符纸还有没有。给我几张。”夏宇见夏渡的符纸有效,打起鬼主意。“想用来对付贞子啊,没用的,那符纸只有一天的效果。你先对付的话,可以吃大蒜后去熏她。”(电视里第六集有提到大蒜对贞子有用)夏渡睁眼瞎话。

下午校园里流传出夏渡,祛鬼的传闻。“你听了吗?校霸夏渡今天在幼儿部驱鬼了。”a对b。“不是吧,那个夏渡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b反问道。“我跟你将她有那么厉害就有那么厉害。”a显然对b有不满。c突然插话“你们想不想知道夏渡那个士官证是怎么来的。”c的话勾起周围人的注意。都为了过来。c对众人的态度很满意“你们知道吗?夏渡的封官记录在五年前,上面写着‘斗魔勇士一等功’,并且是盟主亲封的。”“不会吧,五年前她才一岁。”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众人都难以置信。c得意了一会“你们知道我爸爸是干什么的吗?我吧了是管档案的。”c收到无数根中指。从此无人在质疑夏渡的士官证。

上一篇:第二十九章 噩运咒符纸 下一篇:第三十一章 夏宇生日
终极一家之夏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