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难道阿公有老相好

大厅中,夏雄正在摆碗筷。 夏雄摆好早餐叫众人来吃早餐。“好了,快来吃早餐吧。”叶思仁和众纷纷落座。唯独不见阿公。“夏美,你阿公捏。”夏美被夏雄这一问惊到了,差噎到。

《终极一家之夏渡》

大厅中,夏雄正在摆碗筷。

夏雄摆好早餐叫众人来吃早餐。“好了,快来吃早餐吧。”叶思仁和众纷纷落座。唯独不见阿公。“夏美,你阿公捏。”夏美被夏雄这一问惊到了,差噎到。夏美将口中的面包强咽下去,又喝了口牛奶,才缓过来。

“在卫生间,刚才看到他在洗头,一边还要刮胡子。现在应该在刮胡子。”“刮胡子,阿公不是一个星期才刮一次的吗?好像昨天才刮过。”夏宇接做话题。“那懂他,不定健忘症有犯了。不过今天阿公穿的是过年才穿的那套衣服,不是去约会也不定。”

“那阿公会不会带个后阿嬤回来。”夏宇开始补刀。“啊,不要,电视里都后妈是最可怕的。那后阿嬤一定也很恐怖。我不要。”夏美都快哭了。“夏宇,瞎什么啊。你阿公是那种人吗,还不快吃。”夏雄及时结束这个话题。夏宇哦的一声后也低头去消灭早餐。

在这里一下‘阿嬤’这个称呼。本人不懂台语,查了一下,有奶奶的,有外婆的。本书用的是外婆的这个法。原因是任晨文在电视里有提到阿嬤和奶奶这两个称呼。阿嬤是在提起兵器境管局的时候。而奶那是在提出灭的时候,当时夏天就,你奶奶108岁还会上网,而后夏宇又提到阿嬤和奶奶。明不是同一个人。所以阿嬤指的是外婆。

阿公走出来,“刚才我一直在打喷嚏,耳朵发热。不知道那个混蛋在骂我。”夏美紧张的“我没有你要去约会。”夏宇“我也没有你会带个后阿嬤回来。”晕死,怎么都不打自招了。难道我们家的人一紧张就不会谎了。电视里第0集时萌主灸舞来时,一紧张就啥都不打自招了。

这时候当然要有个人来救场啦。夏雄跑到阿公的位子,把椅子拉出来摆好。夏雄要用话题吧阿公绕进去,转移阿公的注意力,待健忘症发作忘掉刚才的事。“阿爸,快做,吃早餐了,今天的早餐可丰盛了。你看有面包,你看多新鲜,还有提神茶叶蛋,这可是用你常喝的提神茶煮的哦.,还有...”

“好啦,了这么多,还不是和每天一样。”夏雄还没完就被阿公给打断了。阿公今天很反常啊,好像心情很不好。不会真被中了,阿公在外面真有个老相好的,被出来所以不高兴。不过阿公好像也不是那样的人。安阿公自己的法:第46集“我夏流绝对不下流,我不管做什么事,都是非常光明正大,怎么可能偷看呢。”比如,波霸奶茶。再比如9集的哪里,我家啦,哪里...那段急诊室的日本护士。还有太虚云游术...额这个才是重。夏渡如是的想。

阿公狼吞虎咽的将早餐吃完。起身就要出门。夏美看到阿公要出门,急忙跑过去,要求带她出去。夏美自从那一次跟阿公出去,零食吃不完,晚上还有人教写作业后,尝到甜头的夏美,对跟阿公出去一直很上心。

被夏美这一闹,阿公走也不,不走也不是。“夏美,阿公今天不是去玩,你看阿公都没带零食。”阿公完还拍了拍口袋。表示什么都没有。“没有不早,害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”夏美听到没有好处,立马翻脸。阿公看着走开的夏美眨了眨眼。表示无语。

夏渡看到这一幕。阿公今天太反常了。家里就阿公最喜欢夏美了。怎么连夏美都不给跟去。难道真是会老相好。这么有趣的事怎么能少的了我。

“阿公,我跟你去好不好。”夏渡拉着阿公的手开始撒娇。阿公很是无奈,刚把最能闹的哄走。现在又来一个。“夏渡啊,阿公真的没有带吃的,还没有带钱。”阿公完还把口袋翻出来证明自己没带钱。

“钱,我带了。”夏渡不为所动,坚持要跟去。“我就想一个人去走走,都不可以。你们当我有健忘症啊。”阿公发起孩子脾气来。“你有。”全客厅的人都回答。

看到阿公还不肯给跟去,连孩子脾气都用上了。夏渡更认为阿公心里有鬼,这是非跟去不可的节奏啊。不行赶紧祭大杀器,要不等下阿公不出去了,就没有好戏看了。

“阿公啊,你就给我跟去吗。渡渡最乖了。而且我不跟去,老妈是不会给你出门的。”自从阿公将夏兰荇德家的掌门之位传给老妈后。阿公对老妈的话,只要不是大事大非的都是言听计从。阿公出门要有人跟着可是老妈的口御。看阿公还不给跟去。

阿公看了一眼夏雄。看到夏雄,放下收拾的碗筷。插着腰头。证明要是阿公不带去就不给出门。“好啦。带就带啦。带你好过带夏美。”阿公看起来像受了委屈的孩。

目的达到,夏渡当然要安慰一下阿公。“阿公,你想啊,你孙女我这么聪明伶俐。你带出去,遇到老朋友,一这是多有面子的事。”阿公自从传位后,也就对面子的事比较上心。要哄他就在这上面做文章。

“很有面子,那我是不是看起来很帅,很聪明。”阿公的心情瞬间变好。趁胜追击“当然啦,在这个比娃的时代,有个聪明伶俐的孙女是件很有面子的事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你在夸自己,不是在夸我。”阿公突然。啊,忽悠漏风了。转移注意力**“阿公你不是要出门吗?快走啦。”完夏渡拉着阿公出门。

出门后,阿公带着夏渡走走停停。凡是能照出影像的地方,阿公都停下来,整理仪容仪表。那认真劲,真想要约会的伙。夏渡暗道,这次跟出来真是来对了。一定有好戏。

阿公带着夏渡穿过了半个城区。最后来到一栋别墅前。这就是阿公老相好住的地方。看起来比我们家有钱。阿公按了门铃,一个老妈子开了门。“是夏先生啊。请进老爷等了你很久了。”

老爷?原来阿公今天是半正事来的啊。晕,那我不是白来了。一个孩在花园里玩。看到阿公后跑过来。孩有三岁左右,鼻子上来流着一鼻涕。孩指着阿公“下流,下流。”夏渡满头黑线。那来的熊孩子啊。竟敢这样阿公。

可是阿公竟然不生气。反而掏出一个波板糖给屁孩。这还是在路口,阿公厚着脸皮向夏渡拿钱买的。“灸莱乖,一边玩去。我找盟主有事。”

什么,灸莱,这个屁孩竟然是灸莱。这...这反差也太大了吧。电视了那滑稽的老头模样,形成了记忆,先入为主的记忆简直不忍直视。不过安年纪来算,灸莱的确只有这么大,电视里灸莱才十三岁。等等,这是灸莱的家。那不就是萌主的家吗?看来今天真的是不得了了。

ps:格了十天终于撸出一章。通过电视里的只字片语引申出铁时空的童年,还要不能故事脱节。老鬼想象力不够。

上一篇:第三十五章 能量石 下一篇:第三十七章 异能移转术
终极一家之夏渡